目录

以岭药业回应王思聪:从未表示世卫推荐连花清瘟

2022年04月16日 21:01:25 by in 近期热点新闻

以岭药业称,与钟南山院士为学术合作,钟南山院士未因此取得过任何劳务报酬,更非以岭药业的投资人。


王思聪向证监会隔空喊话,希望严查以岭药业的第二天,4月14日,以岭药业跌停,最终报收35.99元/股,当日市值蒸发67亿元。到了第四天,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向《中国企业家》表态:“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事情缘起于4月13日,普思资本创始人王思聪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视频——《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他在转发语中写道,“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舆论发酵,13日下午,王思聪删除了评语,仅留下“转发微博”四个字和上述视频。

当天下午,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关于微博上所传的消息,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就随意提出疑问。”

王思聪为何提出严查,希望严查什么问题?外界尚不清楚。但从他转发的这则视频来看,矛头直指连花清瘟究竟是不是世界卫生组织(简称WHO)推荐的用于治疗新冠的中成药。

对此,上述负责人解释称,WHO认可的是包含连花清瘟在内的中医药对于新冠肺炎的疗效。记者随后在WHO官网上,查询到一份今年3月22日发布的会议纪要,题为《世卫组织关于传统中药治疗COVID-19的专家评估会议》。其中一位专家援引一则有关连花清瘟胶囊用于治疗新冠的疗效及安全性的论文,文中称,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在中国9个省、23家医院、284个病人之间展开,实验结果显示,服用了传统中药胶囊的新冠病人,比没有服用该药物的病人更快康复。会议纪要中还提到,与会专家建议WHO,鼓励成员国采用融合传统药物的方法来治疗新冠。

WHO是否将连花清瘟作为新冠治疗推荐药物,并没有在该会议纪要中得到体现。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报告》,里面提到的原话是——鼓励世卫组织会员国在其卫生保健系统和监管框架内考虑使用中医药治疗新冠的可能性。

2020年初,武汉新冠疫情暴发。当年4月,连花清瘟胶囊处方药就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作为国内唯一生产连花清瘟药物的企业——以岭药业逐渐为国人熟知,该公司也拥有中药连花清瘟的独家专利。

今年1月初,香港第五波疫情暴发后,有消息称连花清瘟被大规模使用。而今年3月,上海疫情暴发后,很多居家隔离的上海市民,都收到了分发的连花清瘟胶囊和颗粒,连花清瘟成为这次上海抗击疫情的头号主力药物。但随着连花清瘟“出圈”成为抗击新冠的“神药”,围绕它是否真的有效的争议也在逐渐增多。

连花清瘟曾多次被钟南山院士推荐用来治疗新冠肺炎,并声称在抑制新冠病毒方面有作用。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钟南山院士与以岭药业双方为学术上的合作关系,钟南山院士未因此取得过任何劳务报酬,更非以岭药业的投资人。多位权威专家认可连花清瘟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是基于连花清瘟开展的一系列基础与临床研究结果。

来源:视觉中国

就在王思聪炮轰以岭药业之前,马云也成为了以岭药业第七大股东。

以岭药业2020年中报显示,马云进入该公司十大股东名单,持股458.03万股。等到了2021年三季度,马云在一年多内增持了279.34万股,持股数达737.31万股,一跃成为公司第七大股东。随着股价的增长,马云或因此获利颇丰。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对此事进行询问,4月7日公司回应道,其“未掌握阿里马云先生的相关详细信息”。

今年以来,国内新冠疫情依然严峻,以岭药业股价从2020年初的8元涨至如今的35.99元/股,涨幅约4倍。截至4月14日,以岭药业市值达到668亿元,已经超越同仁堂和白云山,位列片仔癀和云南白药之后。

生于SARS,盛于新冠

以岭药业在2003年SARS暴发期间研发出了连花清瘟。该中成药随后在流感、新冠引发的疫情中逐渐走红。

“连花清瘟其组方原为治疗流感的经验方”,以岭药业上述负责人称,“流感和SARS均属于中医‘瘟疫’范畴,具有相似的症状表现,因中医学的辨证论治首先基于临床症状特征进行组方用药干预。”

资料显示,2009年,甲流疫情蔓延,连花清瘟胶囊销售量从2008年的1.76亿粒突然增至13.82亿粒。但甲流疫情逐渐退去后,连花清瘟胶囊销售量随之走低,2010年仅2.01亿粒。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连花清瘟产品再次走俏。据公司财报,2020年,在零售终端,连花清瘟胶囊在感冒用药/清热类销售额排名第一;2020年上半年,连花清瘟产品在公立医院市场中成药感冒用药销售排名第一,市场份额37.9%。

据以岭药业2020年财报,该公司产品在全国10万余家医疗终端,30万余家药店终端形成了规模销售。一位县城的药店经营者对记者表示,2020年新冠刚开始暴发时,顾客从抖音了解到这款中成药可以治新冠,前来购买的人挺多,当时这款药需要实名才能购买。

从成份上看,连花清瘟胶囊用到了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棉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共13味中草药。其中,连翘、金银花、鱼腥草在内的多味配方,都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但目前,并非所有海外国家都能接受连花清瘟产品入关,例如新西兰、瑞典。据我国驻新西兰(库克群岛、纽埃)大使馆官网刊文,该药含有新西兰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管控药物成分,新政府将其列为违禁药品。而瑞典海关则禁止连花清瘟入关,认为其活性最高的成分是薄荷醇,不认可其对新冠治疗有效。

对此,上述负责人回应称,连花清瘟产品并未在有关媒体报道的欧洲某国家进行药品注册,亦未向该国进行出口销售,目前公司并不掌握媒体报道的该国海关限制进口及其所检测药物来源的具体情况。

早在2009年,以岭药业开始布局国际制药产业。目前,连花清瘟已在泰国、加拿大、俄罗斯等20余个国家注册获批上市,实现销售。

来源:视觉中国

据联合早报,在新加坡,该国仅批准连花清瘟作为缓解伤风感冒症状的中成药在本地销售,未批准它用于治疗或减轻冠病症状。

美国FDA临床研究是医药类产品海外自证的重要路径之一。2015年12月,连花清瘟胶囊获准进入美国FDA二期临床研究。如今,六年多过去了。记者从以岭药业了解到,上述临床试验研究目前还处于数据统计分析阶段。

“百亿院士”的家族

若无特殊情况,现年73岁的以岭药业创始人、董事长吴以岭,下周二(4月19日)上午,将来到河北石家庄市新石北路385号,在河北以岭医院络病门诊出诊。这家医院的前身是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附属医院,吴以岭于30年前创立了它。多年来,吴以岭一直抽出时间出门问诊。

网上有一种说法,吴以岭的挂号费至今仍是8元。对此,上述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该门诊挂号费自2008年至2015年为8元,2015年以后挂号费为30元。

作为连花清瘟的发明人,吴以岭还拥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心血管病专家、河北医科大学学术副校长、教授、博导等诸多头衔。

2011年7月,以岭药业正式登陆A股中小板,吴以岭身价接近50亿元,一举超越袁隆平,被称为“A股院士首富”。胡润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因此吴以岭又被称为“百亿院士”。

截至2021年三季度,十大股东中,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吴以岭院士,持股31.53%;其子吴相君,持股20.81%;其女吴瑞,持股2.34%;其姐吴希珍,持股0.36%。四人为一致行动人。

其子吴相军于2013年,以岭药业上市的第三年,从父亲手中接班,出任公司总经理。据《中国高新科技》报道,吴以岭生于1949年,河北省故城县人,他的父亲是中医医生。

与吴以岭从医然后经商的经历有所不同。吴相军2004年从英国赫尔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加入了以岭药业。他先后担任过公司营销中心总经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营销中心总经理。

以岭药业创立30年,其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最为外界熟知。

受新冠疫情推动,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呼吸系统类中成药助推以岭药业的业绩逐年攀升。仅2020年,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呼吸系统类中成药就从2019年的17.03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42.55亿元,同比增长了149.89%。

2019年至2021年9月,以岭药业的营收分别为58.25亿元、87.82亿元及8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07亿元、12.19亿元及12.24亿元,2020年及2021年三季度分别同比增长100.95%及20.43%。

连花清瘟背后的商业帝国

吴以岭1992年投身创业,10万元起家,创建了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附属医院(河北以岭医院前身)和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黄帝制药厂(以岭药业前身)。19年后的2011年,以岭药业在深交所上市,成为河北省第一家登陆国内A股市场的中药企业。

迄今,以岭药业的研发管线已囊括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呼吸、肿瘤、神经、泌尿等六大发病率高、市场用药量大的疾病。

新冠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以岭药业的心脑血管类产品是公司的第一大营收来源,占总营收比重为53.15%。据悉,心脑血管类产品方面,通心络胶囊、参松养心胶囊、芪苈强心胶囊均为国家重点新产品、国家医保甲类品种、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品种,被广泛用于缺血性心脑血管病、心律失常、慢性心衰等疾病。

疫情暴发后,呼吸系统类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占总营收比重达到48.46%。

来源:2020年以岭药业财报

一位以岭药业前员工告诉记者,中药企业其实都是在诸多质疑声中成长起来的。

而以岭药业2016~2021年前三季度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2.4亿元、2.6亿元、3.6亿元、5.2亿元、7.4亿元、5.38亿元。

国金证券认为,2022年至2023年,预计海外市场放量、国内观察期及轻中症患者增长、以及潜在的居民自备需求将会成为以岭药业连花清瘟新的增长点,连花清瘟在2022年至2023年的销售额将达到43亿元、47亿元。

那么,王思聪凭一句话就能撼动这一商业帝国吗?

参考资料:

《王思聪向证监会举报连花清瘟胶囊生产厂家、上市公司以岭药业》,Career In 投行PEVC

《王思聪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公司回怼:请指出具体问题》,银杏财经

《连花清瘟真是抗疫神药?》,联合早报